博客首页|TW首页| 同事录|业界社区

文章非常好,但是有些不符合事实,读者自己辨认。


 


从詹鹏博客看个人营销

不要谈“做人”这样高深的话题,因为这个世界上,没有几个IT评论人能有尊严地活着;我们直白一点,切入主题:“Web2.0时代的个人营销”。

詹鹏的路径依赖
从其在Techweb上所写的博客来看,詹鹏(为了明确所指,我不得不再一次重复这个名字,以下皆以XX代替,希望读者仍然能够有效识别)最厌恶的公司是腾讯,也就是你看我这篇博客时下面落款的“版权所有”者。XX为什么这么厌恶腾讯呢?曾经与知情人聊过,当时怀疑此人受人委托专事咬人工作。但对方回答:不知道,不清楚。

我追问:是不知道还是不清楚,Web2.0本已是个混沌社会,你最好说清楚一点。

对方支吾半天说:不清楚。

其实不需要清楚,越是不清楚,才越是清楚。

都说狗咬人不是新闻,但是对狗来说这不是一条铁律:视乎你咬的是什么样的人,狗咬人完全可以成为新闻,而且也有机会成为头版头条。

XX目前还没有这样的成就,或许恰恰因为他过于专注地咬某一个“人”,腾讯身躯笨重,又自命清高,不可能对一条不知名的狗有所表示。这使得XX咬腾讯成了一种惯性,但同时我们知道,这也会形成一种路径依赖:鉴于并非所有企业都如腾讯般宽容或麻木,如果尝试去咬别人,完全可能中了橡果之类的圈套。所以,这种宽容或麻木客观上导致了XX咬人时的“选择性依赖”。

我不是一个人
在这个崇尚个性的时代,黄健翔的这句话隐约体现了团队精神,它的流行表明中国人并不象表面上那样独立,也不象表面上那样自信。

某个野生动物节目中曾追踪报道了一群鬣狗捕杀一头狮子(大概是吧,已记不太清楚),经过长途的跟踪、袭扰,它们最终享受到了一顿美餐,完成了“不可能的任务”。


在今天的IT评论界,这样的生存定律已被发挥得炉火纯青。上自“企业家”诸如马云,下至IT评论人士诸如XX,都深谙此道并加以运用。马云成功地拖垮了易趣、同时成功地打造了一个烧钱平台并成为数字英雄,但XX得到了什么?尚不可知,但有一群和他一样的鬣狗互为犄角却毋庸置疑。

同样在Techweb上有人发贴曰“扯一扯IT评论家(枪手)的底”,其中谈到:大部分那些挂着评论家帽子的写手们,无非是想让那些有钱的主看见自己还是有一些能量的,写个枪稿还是没啥问题;或者是经常参加一些IT人的聚会,期望能够忽悠几个不懂网络和IT的有钱人,出钱让评论家们搞个注定倒闭的破网站;或者混进那几个门户网站谋个吃饭的地方罢了。这些评论家们都有着常人无法想象的闲暇时间,他们可以用上十几个聊天工具,加上百个聊天的群,混七八个大型网站,精力是相当的充沛的。

没错,但还有一点很重要,就是每个IT评论人士都“不是一个人”。

扯淡型个人营销
虽然已知IT评论员“不是一个人”,但那只是对团队的倚重,并不说明这些人甘于湮没于团队之中。而且如前所述,写IT评论并不是出于公益的目的,而是为了挣钱。纵然有团队,团队只是互相帮腔而已,但不一定要分赃——如果事前没有达成充分谅解,这完全可能导致团队的分崩离析——鬣狗们分割胜利果实的场面是非常血腥的,在这个时候,它们认为自己曾经的战斗伙伴根本不需要活着。

所以,我先前在一篇文章里把如今的博客分为几类,其中最具有营销意识、但外行人却看不出营销意味的当数“认祖归宗”型博客。这类博主对行业的情况有较为初步的了解,同时会揣摩何者最需要自己这样的枪手,从而投其所好,主动向未来主子的对手发起一轮又一轮的攻击。

如果是鬣狗协同作战,那么自己的叫声有必要比别人大一些,这样才能引起主子的注意。XX固然已经声嘶力竭,但不知马云打了几个赏钱?

作为局外人,我想这其中有个小的技巧。要知道马云的敌人绝不止腾讯一个,象郭凡生和新出道的孙德良都是他的敌人,周红衣更不用说,XX或许由于智力因素所限,只能叮住其中一个,这样的表现实在无法让假想主子满意。当然这也是有原因的,如前所述:对于被咬者的路径依赖限制了XX及早成为马云具有正式身份的奴才。

没有永远的敌人?
但不要以为XX就没有情商,或者没有思考能力。紧咬一个对手固然不能令马云满意,却有机会引起这家对手的注意。据称腾讯公司曾有人向XX示好,希望少咬腾讯一点,或者咬的时候戴上牙套。XX迅速反应说:那让我去腾讯做产品经理吧。

没有永远的朋友,也没有永远的敌人。这是一条大家都知道的商界定律,但它也并不是永远实用的。尤其当腾讯不把XX当敌人时,这个命题就不复存在。

按说XX这个职位要求并不算高,但诸君可知为何对XX来说却是可望不可及呢?我想任何一家企业都不应该接受这样的要挟,而放弃用人的道德底线。如果接受,那岂不是意味着想要进一家公司只需要骂它就可以了?所以,XX骂人时能条分细缕,但在自己的职业生涯考虑上却一塌糊涂,完全不得要领。如果早在06年前后表现乖巧一点,替腾讯骂几天马云,说不定就如愿当上产品经理了。以后就有固定工资可以拿,不用再看人眼色,不用处心积虑找茬骂人,不用每天担惊受怕担心意中主子没有时间看自己的博客。

宽容和狭隘共同构成Web2.0生态圈
Web2.0是宽容的,它可以包容一切肮脏的东西。

但人是狭隘的,尤其是IT评论人,这是一种为了自己能活下去而不惜伤害一切一切的生物。他们的社会责任感只在骂人的时候借用一下,自己从来不考虑自己对社会有什么作用。

因此,宽容和狭隘是当今世界矛盾统一的主题。但你需要了解,除了你自己,别人也可以是狭隘的。两者都狭隘,不可避免会撞出火花。

以前有家非法的315维权网站,到处以用户维权为名向厂商勒索,据说连一向心高气傲的三星电子也被迫向它纳贡20万大洋。但华硕没有,华硕当时非常低调地请这家网站的负责人吃饭和谈,不过那顿饭吃得不太好,站长出门的时候是爬着的;当然,还是橡果的手段更高明一些。

致XX的父母
为人父母不容易,所以我不想过多的批评这两位老人家,虽然他们年纪可能跟我差不多大,而见识却不及我的万一。

某小区门口张贴着禁止养犬户的标语,其中一句话深得我心:“犬吠及时制止”。

XX的父母,养儿育女要有教导,当他到处咬人时,你们也应该适时出面制止一下。中国人都要面子,不要因为这样一个孽畜让人骂了你们的列祖列宗,要让地下的人安息,让天上的人享受他们的福。

推论
QQ也好,电话也好,手机也好。

那叫“工具”,本身并没有道德色彩,也不需要对它过多做道德评价。如果用XX的理论来看,笔者也可以推导出你是一个靠把Asshole卖给马云来获得生存权的贱货。但我这里不想展开,因为这个道理是人都懂。

结语
我这篇博客写得非常仓促,其中也引用了一些早已为人所知的理念和事例。XX读完我的博客后就会了解,做营销也好,骂人也好,并不需要去创造一套新的理论,前人的智慧足够用了,而你的智慧连屁也不是。

同时你也会发现这个跟主题不太吻合,这就要看个人理解了。如果XX好好领会,理应可以找到自我营销的理想路径,而不至于永远做孤魂野鬼,游荡在Web2.0大潮的边缘。


上一篇: 我认为腾讯是中国最伟大的企业
下一篇:如何吸引用户和投资

3条评论

  1. Re:腾讯老员工对詹鹏的一段评价
    然也,大善……

    欣欣然ing……

  2. Re:腾讯老员工对詹鹏的一段评价
    我也叫詹鹏,不过我可为人善良的人.不是这里被骂的人.其实我也讨厌评论员.尽说些废话.哎!希望这个詹鹏不会影响其他詹鹏的前途.呵呵!

  3. Re:腾讯老员工对詹鹏的一段评价
    如果没有这回事就不怕人家说,腾讯本身就存在这种问题,特别是大量虚假名人博客,你要造假也弄好一点,你看看赵微那博客假得不得了..该醒醒了!还有那个也叫詹鹏的,虽然我不知道你真叫詹鹏还是假叫詹鹏,你要觉得不好随时可以把名字改掉啊!詹大詹小什么都可以呀!

发表评论